《劲舞团》堕胎门事件调查

  • 时间:
  • 浏览:7

  《劲舞团》堕胎门事件调查

  -本报记者 孙 磊 见习记者 李 诚

  谁会知道一个女人过完生日的第2天,跑到医院打掉孩子。

  孩子已经13周了……几乎已经长成一个人了!

  心在(再)一次痛了……我爱这个孩子……我想要这个孩子……

  谁不想好好做一个妈妈!可是一切都是报应……

  陪孩子痛了4天……我想孩子会知道……我是有苦衷的!

  错就错在……不该爱上你……孩子没罪……希望孩子体谅我们!

  当水冲走孩子的那刹那……用眼泪送走了孩子。

  对着血淋淋的孩子:妈妈对不起。

  ——摘自小玉网络日志

  近日,一张照片出现在国内某知名论坛网站上,照片的内容触目惊心——是一个血淋淋的死婴,一个三个月大的死婴!死婴被大堆的白布围着,在他(她)的四周,大团的血把白色的布染成了鲜红。

  伴随帖子同时发布的是一段长达半小时的录音,一个女孩和一个男子的对话。在对话中,女孩讲述了自己的遭遇:她在网络游戏《劲舞团》中认识了一个男孩,随后发生性关系,结果女孩怀孕了,男孩却对此不理不睬,无奈之下,女孩只好到医院堕胎,并用手机拍下了死婴的照片……

  这张照片在论坛上就如引爆了一个炸药桶,跟帖量急速上升,并被许多网友转贴到各大论坛,一时间成为网络的热点话题,并被称之为“《劲舞团》堕胎门事件”。

  恐怖的照片、神秘的录音、隐藏在背后的当事人……整件事就恍如被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面纱。人们纷纷质疑,这起骇人听闻的事情究竟是真是假?

  12月14日,记者辗转联系上原始发帖人——网友华山论贱。他并不是《劲舞团》的玩家,现实中的他是一家网络公司的程序员。

  “整件事,绝对是一个悲剧。”华山论贱说,“这个事情首先是女生自己贴出堕胎死婴照片而引起的。”

  华山论贱先是与女孩在网上聊天,后来女孩提出来在电话里说。“传到网上的那段录音,就是我们聊天的内容。”华山论贱告诉记者,“那个女孩叫小玉,她受网游的影响很深,把游戏上的感情生活和现实中生活等同起来。而男孩子叫小锋,很年轻,我打电话给他,他开始态度很强硬说不关自己的事,后来才说知道自己错了,会去面对。”

  谈到自己的初衷,华山论贱表示很简单:“我只是想让大家知道事实的真相,另外,我想通过这个事情让其他的女生学会保护自己。”

  网络的巨大影响力让华山论贱有些始料不及,“帖子发出后,我一天最多接到过上百个电话,很多人对我进行谩骂,指责我,怀疑我的用心,说我炒作。因为影响太大,我只好删除了所有相关的帖子。”

  但各种转帖仍然在各大论坛被网友热议,男女双方当事人的生活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记者试图联系小玉和小锋,但两人的QQ都已拒绝加为好友,电话不是限制呼入就是无人接听,发出的短信也没有回音。

  华山论贱告诉记者,事情发生后,小玉家里也出了点意外,她的父亲被车撞了,伤了腿。而小锋好像又找了新的女朋友。

  “发生性关系的时候,我没有去做什么保护措施,很意外地就怀孕了”

  20岁的小玉和19岁的小锋都是网络游戏《劲舞团》中的资深玩家。

  小玉是上海人,大二学生。小锋是福建人,用小玉的话说,他是一个“初中毕业就一直在家里,生活除了上网、睡觉、抽烟、喝酒以外没有任何事情要做的人”。

  但在《劲舞团》中,小锋却是另外一副面孔,他是“TK家族”的一员。“TK家族”是《劲舞团》玩家在网上组成的一个小有名气的团体,以“技术”著称。

  游戏中,小锋是属于“高手”级别的,而小玉也是一个老玩家。

  2006年9月,在一次游戏中,小玉和小锋认识,并开始在游戏里聊天。

  小玉回忆说:“我们认识的时候,他在这个游戏里面是有‘老婆’的。”小玉自己也根本没有想到要网恋,因为在现实中,她也有男朋友。

  到了10月,小玉和小锋开始通过网上视频见面,“慢慢我们之间那个时候好像稍微有点了——就是有点好感的那种。”

  2007年2月,小锋和网上的“老婆”分手,转而和小玉在《劲舞团》中“结婚”。

  “结婚”,是《劲舞团》的一个特色,里面的两位玩家,只要有好感,就可以“结婚”。当然,在游戏中,结了再离,离了再结也很随意。

  小玉说:“其实我们在现实里根本不了解。后来我们开了一个玩笑,说一起过情人节吧,就提出了在2月12号见面。”

  2月12日,小玉真的千里迢迢地赶去福建,和网上的“老公”小锋见面。

  两天后,也就是2月14日,情人节,小锋又从福建来到上海。当天,他们发生了性关系,小玉说:“因为那天对我们来说蛮重要。”

  后来,小玉把她的怀孕,就归为“重要的那天”。

  “发生性关系的时候,我没有去做什么保护措施,很意外地就怀孕了。”

  2007年2月20日,大年初三,小锋把小玉带回了福建老家。

  小玉在小锋家只住了一天。小玉回忆,小锋家里人都很满意她,同意他们谈恋爱。

  几天后,小锋又来到了上海。他来上海的目的很简单——陪小玉读书。

  这次,小锋在上海一共待了14天,小玉说,那是她人生中最快乐的几天。

  “我们的房租每个月600,所有的生活费用都是我出的。因为当初可能是太爱吧,我当时什么都愿意付出。”小玉回忆那段时光说,“我们的房间有自己的电脑,所以他一直在家里上网。”

  在上海期间,小玉曾提出过带小锋去见她的父母,但被小锋一口回绝。小玉说:“他是一个自尊心比较强的人,他怕见了我的父母,我父母会说他,他会没有办法接受。”

  为了让自己爱的人不要这样“混日子”,在一次小小的争吵后,小玉提出分手。没想到,“小锋真的丢下了一切,回了福建”。

  “一个完好无缺的孩子就这么打了,这还是最后一个,也是惟一的”

  不久,小玉发现自己怀孕了。

  更不幸的是,经过医生的检查,小玉是先天性子宫纵隔。医生对小玉说,这毛病会影响她的生育,这个孩子对她来说,是人生中的第一个,也可能是最后一个。

  5月22日,小玉生日的第2天。她决定打掉这3个月大的孩子。

  小玉对这一痛苦决定有着刻骨铭心的回忆:“全身不能动,流血太多。当时,我妈就叹了一声气,哎,怪可惜的。一个完好无缺的孩子就这么打了。这还是最后一个,也是惟一的……我就很想看这个孩子,那个时候,我也不知道我的身体怎么还可以动。我就突然爬起来,看着保护盘里的孩子。如果我再不多看一眼,这个孩子就会永远消失了,再也拿不回来了。我就用手机拍了几张……”

  就在打掉孩子的那天,小玉主动打电话给小锋。“我只想跟他说,你看到孩子心疼了没。他居然跟我说,关我什么事,不是早打了吗……”

  在打下孩子的第二天,也就是5月24日,小玉把用手机拍的孩子照片发到了自己的网络日志上,并在她的空间里,写下了她的最后一篇日志。

  她本想让小锋看看“他们的儿子,希望他的心可以受到谴责”。

  随后,华山论贱找到了她,希望跟她聊聊,并将谈话内容发到论坛上,小玉答应了。

  然而,小玉忽视了网络力量的强大。

  当天的晚上,小玉的弟弟打电话给她:姐姐,你的事情好像要闹大。你的空间都快被人挤爆了。

  果然,小玉的事情被迅速传开,一时间,网上铺天盖地的评论和谩骂声不绝于耳。

  直到今天,网上论战仍在持续,现实中的纷争却已告一段落。

  据记者了解,小玉目前在家过着平静的日子,她放弃了自己的学业,关掉了自己的网络日志,并让人给小锋带话:孩子已经打掉了,你放放心心地去找别的女孩子吧。

  小玉伤感地说:“爱情对我来说,也不是人生最重要的东西了。我现在要的东西,是我的父母很爱我,也很关心我的事情。他们受了很多的累,我连累了他们。”(为保护当事人,文中人物系化名)

  《劲舞团》:“一夜情”的温床?

  -本报记者 孙 磊

  一款网络游戏被网友冠以“第一泡妞网游”,这可能是它的开发商与运营商所始料不及的事。

  来自韩国的网游《劲舞团》正面临这样的尴尬境地。

  《劲舞团》是由韩国T3公司于2004年开发的,属于音乐舞蹈模拟类游戏的一种,其雏形类似于网上跳舞机,玩家跟随音乐节拍,在键盘上敲击屏幕显示的对应箭头,完成动作后,游戏中的“你”就会跳出不同的舞蹈动作。

  2005年,该游戏被中国的久游网代理。2006年,久游网将这款当年在韩国仅有400人在线的网游,发展成为目前的同时80万人在线的大型网游。

  虽然在公司的运营商——久游网的官方网站上,《劲舞团》的荣誉中包含有“最佳健康游戏”“十佳绿色游戏”等称号,但这显然无法改变舆论对它的看法。

  相比之下,反倒是“最佳一夜情游戏奖”“最佳带坏青少年性行为奖”这类由网友颁发的“奖项”更能获得认同。

  简单的跳舞游戏为何沦落至此?

  在网游界,《劲舞团》本是一款颇受年轻人欢迎的游戏,由于游戏本身的技术含量不高,操作起来比较简单,加上是歌舞类游戏,很受女玩家青睐。女孩子扎堆的地方自然吸引男孩子,于是本来不屑于玩这种“箭头”游戏的男孩子越来越多地加入进来。

  一位资深玩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对《劲舞团》做了如下表述:“《劲舞团》游戏不外乎‘七部曲’“认识—长聊—结婚—见面—上床—分手—拜拜。”(注:结婚是虚拟网婚,上床是现实性行为。)

  这种结论可能略显武断,但也从某一侧面反映出某些《劲舞团》玩家的游戏目的——一夜情。

  “这个游戏之所以这么火,就是因为很刺激,特别是现在流行的一夜情。我个人感觉是,只要是好色的一般都玩儿这个游戏,但也不排除无聊的人。我是从高中毕业玩过来的,很多女孩因为玩这游戏打胎,女的爱上一个人,就会很疯狂,不顾一切,当然有的也不管爱不爱,刺激就可以。”

  《劲舞团》的游戏设置似乎为这种不良倾向提供了合理的帮助。

  结婚系统就是其中之一。

  《劲舞团》被网友称作“中国最大的婚姻介绍所”,在这个游戏经常看到开的房间名字是“找老公”“找老婆”之类。玩家“铁祸水”说:“十七八岁的时候情窦初开,但是害羞,劲舞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平台,在里面你不用害羞,你可以找100个老公老婆,随便选,你可以说一些在现实中难以启齿的话。游戏里可以今天结婚明天离婚,生活中当然可以睡了就分啊。现实和网络的道理是一样的。”

  而伴随着《劲舞团》版本的升级,更多功能设置的不断更新,情侣对战、婚礼派对、全国大奖赛等活动也在花样翻新中如火如荼地进行。同时,《劲舞团》游戏的衍生物也越来越多,最初样式单一保守的衣服,渐渐变得劲暴性感,甚至夸张到内衣外穿……

  就是在各种游戏环节的推动下,《劲舞团》变味了,越来越多的男性为寻找一夜情开始玩这个游戏,而另一种未经证实的说法是,一些卖淫女开始把《劲舞团》当作拉客平台。

  除了一夜情,《劲舞团》另一个被人诟病之处是它缺乏对不良信息的屏蔽。

  在《劲舞团》游戏中,玩家们互相交流的方式叫“刷喇叭”,即让自己的打字信息出现在游戏房间乃至整个服务器的游戏客户端界面上。小喇叭收费3角/次,可以在玩家所在的练习场内显示,而收费5元/次的大喇叭,则可以在整个服务区域内显示。

  如果一个玩家刷喇叭,大概能输入30个汉字,且对发表的言论没有任何限制,于是越来越多的粗口和下流语言出现在游戏中。

  “许多玩家都是未成年人,大量的色情信息这样毫无限制地传递出来,作为游戏运营商,难辞其咎。”一位网友尖锐地指出。

  深度分析

  性开放恶果:堕胎人群日益年轻化

  堕胎人群的年轻化,早已是许多城市中妇科医院的常态;每年的几个“黄金周”以及寒暑假,成了“堕胎周”和“堕胎假”,更是公开的秘密。

  据相关媒体报道,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妇产科医生告诉记者,“90后”女孩人流人数比以前增加不少。有不少小女孩来咨询人流的事情,有的是自己来,有的是男朋友陪同。从这些女孩的年纪来看,大多是16—22岁的女学生,身体还处于发育阶段,而她们却面临着成年女性都很难面对的人工流产。

  有专家分析说,随着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营养的多元化,现代社会的孩子都比较早熟。生理方面,很多孩子都已经完全达到了成人所拥有的能力,性方面也远比几十年前的人们发育成熟得多,当然也就具备了发生性行为的条件。而孩子们的心理承受能力与自我控制能力都显得不足,由于缺少必要的性方面知识,男孩子不太懂得戴避孕套,女孩子在平时则更加羞于了解如何在性行为中保护自己,于是怀孕的机会就大大增加;一旦发生早孕,自己和男友却很难为此负责,自己又觉得束手无策,甚至可能造成终身的遗憾。

  另外,是由于外来文化与社会风气的冲击。现在,性已经不再是什么神秘的事情,从网络到书籍音像制品处处可见,而且更多的媒体为了追求利益而充斥着大量淫秽的内容,而孩子们又处于不成熟的阶段,很容易受到这些不良内容的诱惑,于是性体验成为他们追求的一种目标,“快乐第一”成了他们的潜台词,可是其后果在冲动面前却显得十分的脆弱。

  《周末》对话

  《劲舞团》只是交友平台

  ——本报记者专访久游网公司副总裁吴军

  -本报见习记者 李 诚

  记者:关于“堕胎门事件”,公司有所了解吗?

  吴军:我在网上看到过,但不太清楚具体是什么情况。

  对于此事,我有三点想法:

  第一,我也想知道,事情是不是由《劲舞团》引起的?我们推出的游戏注册用户有1千多万,平时在线有100万,发生这种事只是极个别的现象。

  第二,我觉得这是他们两人的问题。作为一个游戏运营商,我们这一款游戏是一款音乐舞蹈游戏,运营了3年,是经过新闻出版署批准的,是“绿色网游”。它只是在网上跳舞、听音乐,不是其他网游那种打打杀杀的运行模式。而且我们的游戏是没有性方面的引导性的,它只是给人交友的平台,兴趣爱好相同的人聚集在一起。我们没有像黄色网站的那种性诱导的功能。

  第三,网上有很多像我们这样的平台,像QQ聊天,都是倡导交友的。即使真有什么问题,就像社会上的婚姻介绍所,你把人们介绍到一起,两个人谈不好,出了事,你能怪那个婚姻介绍所吗?

  记者:为了防止发生类似的负面事件,公司采取什么措施吗?

  吴军:我们公司为了防止类似的事,做了很多的努力。

  首先,我们的游戏有“防沉迷系统”,登录注册必须要有合法的身份证。另外,在游戏中也限制了每次玩的时间。其次,我们的游戏也增加了一些管理功能,像聊天,针对那些不好的内容,涉及到色情、脏话都会屏蔽掉。

  记者:对于发生这样的事,您认为作为游戏的运营商有责任吗?

  吴军:我不清楚这件事,不是说我们公司毫无责任。我只是想说,现在社会上的交友平台越来越多,青少年在交友方面应该自己把握。如果这事确实,是不是也有这两个家庭的问题,监管人不负责的问题。

  我觉得需要大家一起来解决这个问题,比如说,一个人拿了把刀去杀了另一个人,怪生产刀具的厂家吗?厂家生产刀具、卖刀,只是希望你去切水果,去做好的事情。

  链接

  《劲舞团》在韩国被定为“全年龄”级别的游戏,因此拥有相当数量的未成年人玩家。该游戏的网络版鼓励玩家们组成“伴侣”加入游戏的网络社区共同游戏,然而由于没有年龄限制导致社区中鱼龙混杂,各种问题也就随之而来。

  韩国媒体日前披露,这种混乱的游戏社区使许多未成年人沾染了各种不良嗜好,也有不少人因此而遭受了不法侵害。一些未成年少女为了能够在游戏中购买各种道具,甚至在其成年“伴侣”的怂恿下不惜出卖身体赚取外快。

  该报道公开后立刻在韩国社会各界引起了强烈反响,除了游戏运营管理的混乱以外,韩国游戏分级审核制度的漏洞和缺陷也遭到了各界的批评。相关机构指责娱乐审核管理部门办事不力,公众也对此颇为不满,部分地区甚至还一度出现了抗议示威活动。

  背景故事

  “网游一夜情让我妻离子散”

  -林 风/口述 本报记者 周 益/笔录

  不久前,本报编辑部接待过一个前来情感版做倾诉的女性读者小A,今年28岁的小A已经离婚1年多,与前夫生有一个可爱的男孩。一年前,她因为忍受不了丈夫沉迷网游《劲舞团》,并到处搞一夜情而毅然决定离婚。

  根据小A提供的联系方式,记者找到了她的前夫林风。记者本以为会吃闭门羹,没想到的是,林风非常乐意接受记者的采访,并说出了他的故事。

  靠网聊找一夜情很程式化

  我和老婆离婚的导火线是我在《劲舞团》游戏中跟人一夜情,但走到那一步,完全是我多年来一贯的恶习造成的。

  7年前大学毕业后,我的父亲给我了几十万启动资金,让我到南京来开拓建材市场。经过两年的时间,我已经在这个竞争激烈的行业站稳了脚跟,每年利润能做到五六十万。

  在开拓业务的时候,我不得不陪着客户吃喝应酬,也开始接触到夜总会中的小姐。几年下来,我把南京城里各个娱乐场所都玩遍了,同时也发现自己从一开始的犹豫到了热衷于此。

  但随着业务渐渐稳定,与客户的来往就不用那么频繁了,我也找不到那么多理由去找小姐。

  而空闲时间多了,我开始迷恋上网聊。因为那时还单身一人,所以经常整夜耗在网络聊天室,跟许多不知是男是女是人是狗的网友胡吹海聊。

  老实说,第一次一夜情并不是我主动。那一晚已经是凌晨2点了,一个女网友突然问我有没有过一夜情,我当然说有过了,男人爱面子嘛。紧接着她又问我,愿不愿意出来见个面?

  只经过几秒钟的思考,我决定接受这个邀请。不过,因为常听人说网友变劫匪的事情,所以就跟她说了一个我比较熟悉的地方。

  我先到的,然后再通过手机把房间号告诉她。反正之前都已经说好了,两个人目的都很明确。

  说实话,那个女网友远没有我想像中那么漂亮,但我还是很轻易地就和她滚在了一起。完事后,我问她为什么会在网上找情人?

  她很老练地看着我说,那你又是为什么呢?既然敢在网上找性伴侣,自然有其理由。我曾经被男人伤害过,所以我给自己定了个数目,谁规定女人只能和一个男人生活一辈子呢?……

  很快,我就对纯粹聊天寻找一夜情失去了兴趣。因为这在我看来有点程式化,不刺激。就在那个时候,我开始玩起了网游。

  不过,我平时还要打理生意上的事,没那么多时间去练级,所以MM都不愿意理睬我,这让我觉得有点丢人。于是,手头有点钱的我就开始高价买各种网游中人家练好的ID,从几百到上千不等。当我拥有一个高级别ID时,甚至有MM主动来亲近我,要我做她们老公。既然在网上结了夫妻,我自然不会在现实中放过她们,几次一夜情又发生了。靠着在游戏中的叱咤风云来泡妞让我很有成就感。

  老婆怀孕后我迷上“劲舞团”

  也就在那个时候,我父亲给我介绍认识了小A。她是父亲战友的女儿,门当户对。

  在谈恋爱的时候,我收敛了很多,不上网打游戏,也不找一夜情。第二年的春天,我们正式结婚了。

  婚礼结束没多久,小A有了身孕。由于两家老人都围着怀孕的老婆转,我反而比恋爱时更有空闲了,于是我开始蠢蠢欲动。

  等我重新回到以前玩的网游中,发现情况都变了。因为这几年做网游赚钱,不断地有人投资开发新网游,几个月前玩的几款网游在投资商烧完钱后就名存实亡了,我又不愿意找以前认识的MM,所以老长时间我都没找到一夜情对象。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生意上的伙伴告诉我,有一个叫《劲舞团》的网游一直很火,而且上面MM比较多,我立刻注册了一个账号登录上去看看。

  这个游戏真是适合年轻人玩,里面的人在聊天时都打出一些莫名其妙的字体,尽管我随即花了几千块钱买了一个高级别的账号,还是一连几天都没有人搭理我。

  这样的挫败感反而激发了我的兴趣,我特地到网吧去找那些小孩教我使用那种像“火星文”一样的文字,使用那些华丽的舞步,还请他们帮我挑选背景音乐、人物服装、买喇叭。

  一个月后,砸进去好几千元的我成了游戏中一个家族的“大哥”,身边的MM也多了起来。当然,我是一个做事目的明确的人,在能轻松玩转这个游戏后,我又开始了追逐一夜情。在《劲舞团》上找的第一个女孩到现在都不肯透露她的实际年龄,那种靠着浓妆艳抹装出来的老练却让我隐隐觉得自己在犯罪。

  但当我跟第二、第三个《劲舞团》的MM发生一夜情后,我也麻木了……

  我失去了老婆和孩子

  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一天晚上,我手机突然接到一条短信,一看原来是曾与我有过一夜情的MM的手机发来的,她说特别想见我,约我去以前开过房间的酒店见面。我心头一热,就跟老婆撒谎去见客户。

  刚到楼下车库打开车门,突然,几个黑影从路边灌木丛里窜出。接着脑袋一阵剧痛,用手一捂,感觉热乎乎的。随后,我被人一脚踹倒在地上。我一时爬不起来,只好把身子抱成一团,高喊救命。这时,幸亏有几个保安经过,其中一个袭击我的人没来得及跑就被按倒在地。这时,我才发现捂着头的手上全是血。

  第二天老婆陪我去了医院。好在都是皮外伤,头顶缝了七八针,医生就说没事了。管我们小区的片警也到了医院,一方面探望我,一方面也向我求证那个袭击者的来历。片警说,那个被抓住的袭击者才19岁,说他女朋友玩《劲舞团》后跟我发生了一夜情,那个短信也是他设的局。这个小伙子说只想教训我一下,否则就用刀捅了。片警离开后,老婆脸煞白地看着我,身子不住发抖。

  我知道瞒不过去了,回家以后就跟老婆坦白了。孩子过了哺乳期后,我们正式离婚。老婆没要我一分钱,只要我们的儿子。她说不放心把孩子让我这样的人带。我没有办法不同意。

  离婚以后我突然发现自己真的空虚极了,之前的那次袭击也让我对找一夜情心有余悸,更让我难受的是儿子不在身边,那是我挣再多的钱都换不回来的。

  所有的事情我都跟你们说了,我不希望老婆原谅我,只想让她给我做好爸爸的机会。(为保护当事人,文中人物系化名)